中國受辱婦女控訴日軍暴行 加友人含淚聽報告 

 

2004-7-29 10:33:13  東方網-上海青年報  涂重航

 

  核心提示:

  昨日上午,來自加拿大的24位專家、學者在上海師范大學,傾聽了中國慰安婦對日訴訟第一人萬愛花對日軍的控訴報告。我們這次來中國,是專門來了解二戰時期日本侵華時期的人權浩劫的歷史,聽了萬大娘的報告後,我們對日軍侮辱中國婦女的歷史有了一個很直觀的印象。加拿大籍華裔列國遠女士說。

  上海師范大學歷史系主任、中國慰安婦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教授在向加拿大一行介紹,中國慰安婦目前只剩下40多位,他們自92年以來,持續不斷的在向日本訴訟,索求認罪賠償。但至今沒有得到判決。蘇教授說,這些為數不多的受辱中國婦女值得中國人和國際各界人士的重視和支援。

  日軍侵華史寫入加拿大教材

  據了解,這24位加拿大學者,由加拿大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組織,為了編寫加拿大中學歷史教材,專程來中國進行實地研究和考察的。他們27日、28日分別參觀了上海浦東錢倉棧慰安所遺址、四行倉庫、凇滬抗戰紀念館、虹口猶太難民紀念館等。今日,他們將前往義烏、南京等地分別考察日軍侵華時建造的“731實驗基地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等。

  據這次活動的組織者之一,加拿大卑詩省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會長列國遠女士說,它們在卑詩省曾編寫了一份加拿大高中歷史教材,名為《1931—1945亞洲浩劫人權狀況及世界公民的歷史責任》。在這份教材堙A有日軍侵華的歷史,其中涉及到日軍摧殘中國人的種種罪行。為了讓教師在教授這份教材時,對此歷史有系統的了解,他們有組織老師來中國進行實地考察的念頭。同時,加拿大多倫多等地也將編寫此份教材,於是,加拿大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對這些專家和老師進行了組織,26日來到上海,開始了走訪歷史的過程。

  慰安婦第一人講述受辱史

  今年76歲的萬愛花,13歲加入中國共產黨員,15歲時3次被侵華日軍抓進軍營,慘遭蹂躪。1992年她在日本東京舉行的首次慰安婦國際聽證會上,以親身經歷控訴50年前侵華日軍對自己慘無人道的摧殘,在20多萬被日軍糟蹋過的中國婦女中,萬愛花是站出來控訴的第一人。

  昨日,記者見到她時,她穿著一身帶黑色小碎花的紗衣,紗褲,襯衣左領上別著一枚加拿大國旗標徽。她說,這是她第二次在上海向外國友人做報告。她說,她已經記不清楚在全國做過多少次報告了,自1992年以來,她曾6次前往日本,在日本的法庭上,控訴日軍的暴行,要求日本謝罪和賠償。現在我已經這麼大年紀,我不怕丟臉。把過去的經歷說出來,感到羞恥的不該是我,應該是侵略者。

  據萬大娘說:我的身體就是日軍的罪證!抗日戰爭時期她曾數度遭受日軍蹂躪,造成終身不育。1943年那年,她3次被抓進日軍的軍營,最後一次長達近1個月。前兩次她自己都偷跑了出來。最後一次,日軍撤退時,把她捆綁後仍進路邊的河中,由於老鄉的營救她被救了上來。據了解,萬愛花大娘每一次被抓,除了受到嚴刑拷打外,還受到日軍非人的蹂躪。

  她在遭受了日本人的蹂躪之後,整個身體變了形,胯骨和肋骨骨折,手臂脫臼,頸部陷向胸腔,腰部陷入骨盆,原來165釐米的個子萎縮到了147釐米,右耳垂也被扯掉了一塊。

  加拿大友人含淚聽報告

  昨日上午,加拿大專家、教師在聽萬愛花的報告時,數人都流下了眼淚。其中一位在加拿大專門撰寫慰安婦書籍的學者,給萬大娘送紀念品時,握著萬大娘的手不停的掉眼淚。會後,一加拿大人說:聽了萬大娘的報告後,我們非常感動,覺得萬大娘真的很勇敢,她做為代表將自己的屈辱歷史講出來,肯定還有很多受到日軍折磨的人沒有機會說,但她們一定和萬大娘一樣,受到過非人的折磨。

  這次加拿大代表團團長史格理(GREGORY SMITH)先生說:以前曾了解到中國慰安婦的一些情況,當這次我親耳聽這個中國婦女講述出這段歷史,我很激動。心堭o到的這些感受,是無法從書中得到的。

  史格理先生結合自己的家庭和國情,對萬大娘的遭遇做了一個形象的評價。他說:假如她是我的母親或是祖母,如果她不能站出來控訴,可能會對我們的家庭產生影響,但她站出來控訴了,作為後人我們會分擔她的痛苦。雖然我可能會認為有這樣一個祖母或母親,心理會覺得和別人不一樣,但我會為她的這種勇氣和精神感到驕傲。

  萬大娘不認為自己是慰安婦

  萬愛花不認為日軍對她犯下的罪行是所謂的慰安婦折磨。她在日本軍營中受到的種種摧殘,她都看作是日軍威逼她的手段,包括性摧殘。昨日,萬愛花說,她曾在一年中3次被日軍抓獲,因為她是共產黨員,日軍每一次都對她進行嚴刑拷打,追問共產黨員名單,但每次她都沒有透漏一個字。萬大娘說,至到1992年,她才被媒體稱作為慰安婦,此前,她也不知道有這樣一個稱謂。

  蘇教授說,他一貫都認為,中國20萬在抗戰中受到日軍摧殘的婦女都不能叫做慰安婦,只能稱做是日軍的性奴隸。他說,至少有20萬中國婦女先後被逼成為日軍的性奴隸,其中75%被日軍淩虐至死。這些中國婦女都是被日軍強迫的。

  專家呼籲:政府應對慰安婦進行援助

  作為長期幫助和呼籲關注中國慰安婦的學者,上海師范大學歷史系主任、中國慰安婦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教授說,在2000年時,中國發現的日軍慰安婦有六七十人,目前,只剩下了40多人,並且這些人都到了風燭殘年。作為抗日戰爭受到折磨的民族前輩,他們理應受到政府和民眾的照顧。但是這些人中大部分都沒有低保金,大多都是自然的農民。他們的生活也十分艱苦,除了中國慰安婦研究中心每個月寄給她們每人100元外,也基本沒有其他的組織幫助過她們。政府應該出臺一項硬性的制度,對她們這些戰爭年代受的折磨的人進行援助。

  除此之外,民眾也應該正視歷史,記住那段受辱史。但是令人痛心的是,這些受辱的婦女還普遍受到左鄰右捨得歧視,大部分人覺得她們很臟,對她們不禮貌。以前還曾發生過把這些受日軍蹂躪的婦女抓進監獄的做法。

  對於目前有關拆除南京利濟巷侵華日軍慰安所遺址的爭論,蘇教授說,保存屈辱歷史遺跡也是我們這一代人應盡的責任。但他並不認為一定要保留該處遺址的必要。做為慰安所遺址,國家應該保存一兩處,讓國民銘記歷史,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屈辱歷史遺跡都要保存,沒有必要。主要的是以什麼方式,真正能讓人民不忘歷史,吸取歷史教訓才是應該做的。

  相關鏈結:

  萬愛花,自小被賣到山西盂縣羊泉村做童養媳。19436月,日軍掃蕩羊泉村,已成為村黨支部委員、副村長和婦救會主任的萬愛花沒來得及躲避而被捕。日軍早上把她吊在槐樹下,拷問村堥銗L共產黨員名單;晚上則將她關在窯洞堙A輪流姦污。她曾兩度逃跑,卻都羊落虎口,換來的是日軍更野蠻的摧殘。萬愛花多次被折磨得昏死過去。1944128日,以為她已經死去的日軍將她扔進附近的烏河堙C一位老人將她救起並偷偷送回萬愛花丈夫妹妹的家。她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年。丈夫病逝後,她靠給人縫補衣服生活。

  1992年,萬愛花參加了有關慰安婦問題的東京聽證會,成為第一個勇敢站出來的中國慰安婦倖存者。19981030日,她和趙潤梅、王改荷等10名山西慰安婦倖存者家屬聯合向日本東京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日本政府謝罪並予以賠償。

  萬愛花說,很多年以來,她為了躲避四周歧視的目光,四處遊蕩。

  蘇智良,上海師范大學歷史系主任。1992年起研究慰安婦問題,著有《慰安婦研究》等專著。19993月,上師大正式成立中國慰安婦研究中心,是中國目前僅有的一家慰安婦專門研究機構,62位特邀義務研究員現正全力投入慰安婦尋訪及受害事實取證工作。 

  慰安婦對日訴訟過程

  ▲1992129日,65歲的中國婦女萬愛花在日本東京舉行的首次慰安婦國際聽證會上,以親身經歷控訴50年前侵華日軍對自己慘無人道的摧殘,在數十萬被日軍糟蹋過的中國婦女中,萬愛花是站出來控訴的第一人。

  ▲199578日,萬愛花、趙潤梅等6名中國婦女向日本東京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日本政府公開謝罪並給予適當賠償。

  ▲1996719日,劉面換、李秀梅在東京地方法院作為原告出庭聽證。這是日本戰後第一次允許中國受害女性到日本法庭作證,指控當年日本在華侵略的醜惡行徑。

  ▲19989月,又有10名受侵害的中國婦女站出來加入了訴訟的行列。

  ▲2002年,日本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國家無答責和超過時效為由駁回了劉面換等人的訴訟請求,兩個星期後,老人們向日本高等法院提起上訴。

  ▲20031117日,上訴階段最後一次開庭,之後將直接做出判
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