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想听的历史 见到了想见的人

http://61.129.65.109/was40/detail?record=1&channelid=38359&searchword=+%C8%D5%C6%DA%3E%3D%272005%2F7%2F20%27+AND+%C8%D5%C6%DA%3C%3D%272005%2F7%2F26%27+AND+%D7%F7%D5%DF%3D%C9%F2%D4%C2%C3%F7

2005-7-25 21:34:07  新民晚报    

 

 

 

A18.JPG

A19.JPG

A17.JPG

 

 

 


    
加拿大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细菌战考察随行记
    
实习生徐轶汝记者沈月明
    2005
714日晚1030分,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走出义乌市火车站。
    
应加拿大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之邀,王选又一次回到老家义乌。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接待前来调查侵华日军细菌战史实的加拿大中学教师访问团。
    1
一个个日期和发生的事情就像用刀刻进了王选的脑子,清晰可辨、永远难忘
    
不化妆,不戴首饰,53岁的王选朴实无华。王选实在太忙了,可是她却说自己决不能停下来休息,一停下脑子里就哄地一下塞满了那些还没有做的事情。
    
虽然此行只有2天,但王选不仅斜挎一个灰色布包,背个双肩包,还拖着个旅行箱。她拍拍箱子告诉记者,里面装着200份《南方周末》的细菌战特刊,是她丈夫跑了好多书报亭才买齐的,要分发给加拿大访问团的成员和义乌的细菌战诉讼团成员。
    
火车疾驶,王选拿出笔和本子,刷刷地写开了。为了让加拿大来的教师们对细菌战和诉讼有一个系统的认识,她要在之前准备一份英语简介。
    
19978月,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200112月,第27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证;20028月,一审判决,认定二战中日军使用细菌武器的事实,但驳回赔偿的诉讼请求这一个个日期和发生的事情就像用刀刻进了她的脑子一样,清晰可辨、永远难忘。
    2
他们要亲自来一趟中国,与受害者面对面,亲身感受这段历史
    
由于火车误点,我们抵达义乌时已经是14日晚1030分。4小时前,由29人组成的加拿大中学教师访问团已经提前一步抵达义乌。
    
组织此次访问的是加拿大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Association forLearning  Preserving the History of WW in Asia),简称为ALPHA。每个访问团成员的胸前都佩戴着一枚胸章,上面用英语写着和平友好的学习之旅和团员的名字,胸章正中央是维护会的会徽一只展翅飞翔的纯白和平鸽,飞翔的姿态好似希腊字母ALPHA
    
ALPHA是第一、首要的意思,而我们维护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维护历史、还原历史。维护会的发起人、也是此次访问的组织者之一,华侨汤鹏举先生告诉记者。
    
在加拿大的历史教科书和史料中,对于纳粹大屠杀有详尽的记载,但对于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的罪行的记载却十分欠缺。一些富有责任感的教师多方奔走呼吁,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够将亚洲的二战历史加入历史教科书中。于是,在ALPHA的帮助下,加拿大安大略省今年的教科书中多了一本讲述亚洲二战历史的辅助读本,供高中年级历史、社会科学和法律学科学生使用。
    
然而,众多未曾踏足中国土地的教师们都觉得,对于这段历史,自己的认识仅局限于书本,又怎能给学生讲解呢?所以,他们要亲自来一趟中国,与受害者面对面,亲身感受这段历史。
    
如果我想来旅游,随时都可以;但只有参加这个访问团,我才能见到想见的人,听到想听的历史。26岁的卡伦说道。这个华裔女孩在一所高中教历史和英语,工作刚刚2年。
    3
一架日军飞机低低地飞过村子,十几天后,可怕的鼠疫爆发了
    
义乌市崇山村村口的石墙上,写着9个遒劲的黑色大字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715日上午830分,王选站在石墙边,指着这9个大字和大字下那幅侵华日军烧毁房屋的示意图,向所有人讲述了63年前发生的这一幕惨剧:
    1942
年,一架日军飞机低低地飞过村子,十几天后,可怕的鼠疫爆发了,396个村民痛苦地死去,十几户家庭死绝,死亡人数占崇山村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不久,一支日军部队来到村里,把村民骗到附近的林山寺或拖到野地里进行活体解剖;他们扒开新坟,取出死者的内脏,或砍下手臂、大腿,或是切下淋巴部分。残暴的日军还放火焚烧整个村子,熊熊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半数房屋被毁。
    
大火后,有着500多年历史的王家祠堂幸存了下来,如今这里已经成为细菌战纪念馆。昔日精致的雕梁画栋被岁月所侵蚀,已经斑驳难辨。在37℃的高温下,所有人坐在木凳上,安静地聆听老人们的痛苦回忆。
    70
岁的王晋华,当时年仅6岁,和大哥一起逃离被死亡阴影笼罩的崇山村,来到3公里外的塔下洲。村民得知他们是从崇山村来的,坚决不让他们进村,兄弟俩只得在村外的破庙里暂住。不久,相依为命的大哥还是因为病菌感染离他而去,而他则幸运地活了下来。
    4
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代表历史的老人一个个离世而不做点什么
    
在崇山村,记者意外地遇到了2批前来考察的学生: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暑期社会实践队的22个学生,以及宁波大学细菌战调查会的3名学生。
    
浙师大实践队队长尤喜雪皮肤黝黑,戴着眼镜,书卷气十足。她告诉记者,从金华到义乌,他们访问了十几名细菌战受害者,打算回到学校后把收集的资料整理成展板,在学校展出。尽管得到了企业资助,这些学生仍旧住不起招待所,只能在附近一所小学的教室里打地铺。
    
宁波大学细菌战调查会的学生们身着统一的T恤衫,正面是中国国旗,背面用英语写着支持王选。这个调查会去年3月成立以来,为王选分担了浙江省内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王选是我们的指导老师。法律系二年级学生朱利军说。自从细菌战调查会成立以来,成员就在跟时间赛跑,去年金华还有48个细菌战受害者,今年只剩一半人了。老人们年纪大了,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做调查笔录。
    
这个瘦弱男孩的话打动了所有人: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代表历史的老人一个个离去而不做点什么。尽管调查工作十分艰难,我们仍旧会坚持下去,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将来。我希望将来某一天,我能作为一个中国律师,代表那些受害者在中国的国土上起诉日本政府。
    
话音刚落,掌声响起,经久不息。坐在前排的汤鹏举站起身来想说话,却泣不成声。看到学生们对自己的国家充满感情,我很感动,这是受害者的希望,也是我们民族的希望。
    
王选曾经说过,她最担心的是中国的年轻人。宁波大学细菌战调查会的一份抽样问卷表明,90%的中小学生完全不知道细菌战这回事。但看到这些可爱的大学生,王选应该会欣慰许多。
    5
卡洛尔拥抱王选时说:除了我母亲之外,您是我最崇拜的人
    
下午的座谈会上,王选仅用30分钟介绍了整个诉讼过程,却用了近两个小时回答加拿大教师们的提问。
    
临近结束时,一位加拿大教师请她谈谈即将到来的二审判决,直率的王选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她看来,8年诉讼即将结束,但判决的结果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这8年的艰难诉讼已经让全世界了解到,中国有这样一段历史,有这样一群受害者。
    
与其把目光都放在判决上,把关注都放在日本人那里,不如回过头来想想我们自己能为受害者做些什么,我们对受害者都有义务和责任,他们的身心已经被折磨了60多年。台上,王选越说越激动,她不停地挥舞双手,声音越发响亮。台下,加拿大教师、中国学生和记者都被她的激情和执著所感染。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使劲为王选鼓掌。
    
来自温哥华的卡洛尔最后代表全体团员向王选赠送纪念品,除了我母亲之外,您是我最崇拜的人。卡洛尔拥抱王选时对她说。
    6
访问团的随行翻译周静抱住瘦弱的吴茶花老人,失声痛哭
    
对茱蒂来说,中国农村女孩纯真的笑脸和老人们安详的神情是最吸引她的,我真想把这些女孩都带回去呢!她摸摸其中一个孩子的头,微笑地告诉记者。随身携带的国旗等小礼物都送完了,她满世界寻找商店,想买糖果送给孩子们。而当这个善良温婉的女子在金华市雅畈镇下伊村见到那些被炭疽、鼻疽伤害的老人们时,她难过地低下了头。
    1942
年,日军在这里撒放了鼠疫、霍乱、炭疽、伤寒等毒菌,导致254人感染,12个家庭因此死绝,死亡人数占该村总人口的36.3%。而那些幸存者63年来则持续不断地遭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巨大折磨。
    71
岁的王菊花老人,因为没有彻底医治,左小腿发黑,伤口一直溃烂,每次换药都会散发出恶臭。73岁的吴茶花老人,受到炭疽伤害时年仅10岁,左半边脸溃烂,左眼几乎瞎了,左耳聋了,嘴巴畸形,每顿饭都吃得异常辛苦。但老人们没有别的奢求,只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点,能够等到获得赔偿的那一天。
    
望着老人们的伤口,听着他们质朴的话语,访问团的随行翻译,南京大学英语系应届毕业生周静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这个美丽的女孩走上前抱住了瘦弱的吴茶花老人,失声痛哭。
    
茱蒂眉头紧锁,焦急地低声说道:必须马上给他们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治疗啊!访问团的成员上前和受害者一一握手拥抱。此时此刻,正义的力量和对历史的尊重超越了国界,突破了语言的障碍,把所有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715日上午,访问团成员和浙江师范大学宁波大学学生一起向义乌市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敬献花圈,并合影留念
    
●访问团成员、医生刘明湛(右)正在检查细菌战受害者王菊花老人(左)左腿上的伤口  徐轶汝摄
    
●王选和考察团成员在农村探访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