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7/30 星期日

http://www.why.com.cn/epublish/node4/node6122/node6125/userobject7ai56956.html

 

浙江衢州两位日军细菌战幸存者首次来到上海 七旬老人痛陈当年日军恶行


   细菌战?昨天,来自加拿大卑诗省的教师代表团的20位教师第一次听见这个词语不寒而颤,他们有幸在上师大第一次看见了两位特殊的客人:74岁的杨大方和78岁的许家燮,两位老人首次从衢州赶到上海,面对20位老外痛陈当年的历史。

  记者吴晓青实习生禇悦闻摄影报道

  

  78岁许家燮双脚烂了64

  一双脚烂了整整64年,许家燮老人为此痛苦不堪,这就是当年侵华日军细菌战的遗症现在,只要一提细菌战这个字眼,78岁的许家燮的脸上还是充满了恐惧和无奈。

  我家住在浙赣铁路上的一个叫衢县的小车站,19426月,14岁的我刚刚小学毕业,听到鬼子进村了,村民们都四处逃命,我和父母、哥哥和3岁的妹妹一起逃到邻村,实在无处可躲,就藏在一个坟墓前裹着棉衣睡觉。昨天,许家燮回忆说,两个月后,好不容易挨到日军撤退了,全家人一起回到了家,没有想到意外发生了!

  回家还不到一个月,许家燮一家五口人中三个人先后生病,而且都是怪病,他的妈妈得了脓疱疹卧床不起,同时连三岁的妹妹的脑门上竟然开始溃烂,出现鸡蛋般大小的洞,无药可救,不久就死了。许家燮也未能幸免,他的双脚开始溃烂,奇痒无比。同样的病症出现在周围的乡亲中,大家都懵了,都不知道这病的来源,空气中充满了恐惧。

  我家里很穷,仅有的一点钱全部给妈妈和妹妹治病了,我也没有去看病,听从一位乡亲的建议敷了点中药,才算好一点。许家燮老人告诉记者。

  后来,许家燮才得知,原来当时,日军731队队长石井四郎带领了156手下,在地面、湖水中等处撒下了鼠疫、霍乱、炭疽等病毒,衢州各地疫病大流行!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948年末,衢州地区累计发病达30余万人,死亡5万余人,许家燮一家就是这三十万分之三。

  此时,许家燮老人话说到一半,他不禁站起来卷起自己的裤子,天!只见他的双脚至今发黑变红,腿部有近十个溃烂后的洞,现场不禁传出阵唏嘘声。许家燮说,这烂脚病已经成为当地的一种标志了,他现在每天要换药、消炎,每换一次药起码是100元,目前老家还有300多个人都有这个烂脚,年龄最小的已经69岁了,年老都没有钱医治,这病也治不好。

  74岁杨大方9岁时家破人亡

  我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日本人的细菌战让我家破人亡。出生于1932年的杨大方老人今年已经74岁,身体还很硬朗的老人回忆起当年的那场浩劫,说话的语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许多,双手在空中挥动着打着手势,显得特别的激动。

  杨大方8岁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日本飞机将带有细菌的跳蚤、粮食从空中撒向了衢州县城。

  “1940年的104日早上9点,大家感觉空中有东西撒下来,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的就落到了人家的鱼缸里,捞起来一看,是跳蚤,然后就有人拿去化验,说是带有鼠疫的跳蚤。杨大方的父亲当年是在县城里修理钟表,因为舍不得生意,又认为自己身体很好,不会生病,就没有选择逃亡,坚持留在疫情已经开始蔓延的县城。

  “15天内就开始疫情爆发,一年内,只有2万多人的衢州就死了2000人。我父亲的店在距离疫区只有300米。19413月,我父亲就开始发烧,满身发红,淋巴肿大,6天不吃不喝,然后就去世了。当时年轻力壮的人,得了鼠疫一个礼拜都撑不过,老人和小孩一两天就死了。杨大方回忆说,当时家里立即把父亲送到了县里的医院,医院里那时候也有外国的医生,不过一旦被确认为是鼠疫的话,医院就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看着病人病逝。

  我至今不知道我父亲死后被埋在了什么地方。说到这里,老人的眼睛红了。父亲死后,杨大方和母亲被强制隔离半个月,家里的店被封 了,东西也被抢光了。而在父亲死后不久,祖母因为悲伤过度也去世了,而原本已经逃到了乡下的叔叔,也因为染上鼠疫而去世。后来,一家7口人就靠乡下37 分地收地租勉强度过。

  据了解,衢县是有1800历史的老县城,在日本人来之前,从来就没有鼠疫这种病,但是在1940年到1948年,衢56条巷子条巷子都有人得鼠疫死去。

  

  杨大方走了10年申诉路

  1996年,杨大方离休之后就踏上了漫长的申诉之路。

  截至目前,杨大方已经3次前往日本,曾在日本法庭上作为证人指证日本当年细菌战的恶行。现场,老人给记者看他在日本申诉时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他,举着父亲的遗像,满脸愤怒。

  我把我父亲的遗像放大了,我就是要帮他们讨回一个公道。但是日本政府到现在还不肯好好地反省,小泉还要参拜靖国神社,这就像在我们心里又捅了一刀。现场,老人指着另一张13位原告的合影告诉记者,这里面现在身体还算健康的不超过4个,原来有180个原告,已经死了45个,日本的二判决说是承认了细菌战,但是不道歉不赔偿,三审还在进行。老人说,他们只让日本人赔偿1000万日元,就只有60多万的人民币,他们只是想让日本承认这个 实。

  谈起自己的申诉之路,杨大方告诉记者,当年衢州的小学生把买糖果钱省下来作为飞机票的费用,为了节省开支,在去日本之前,杨大方和其他原告一起都买上一箱子的方便面。

  日本吃一顿便宜的面要500日元,就是30多元人民币,我们就自己带方便面去。1996开始的漫漫的申诉之路,老人走到了第十 个年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老人表示,自己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要清算日本人当年的行为,为了世界的和平,要把战争的事实告诉全世界。

  特殊人物

  退休医生自费研究细菌战

  在昨天的会议现场,还有一位特殊的人物,他就是衢州的退休医生邱明轩,他坚持40年自费研究当年日军细菌战的详细内幕,并在最近的16个年头中跑遍了衢州地区的41乡镇270个村,实地调查研究。关于衢州地区的细菌战,邱明轩最有发言权了。邱医生告诉记者,日军当年为了迅速摧毁衢州这个交通枢纽,用了各种方式进行细菌战,试图造成无人区

  19426月,日军做了有伤寒病病菌的3000烧饼,发放给城里的百姓,然后又故意使所有的战俘在患伤寒病后再放走,让病菌战俘回乡的途中沿路传播。随后又将霍乱病菌投放在水井里,造成大规模的病菌传播。另外,日军将带有伤寒、鼠疫的老鼠放进居民家中,使得病菌迅速蔓延。

  从卫生防疫部门的统计数据来看,1940年到1948年,因为日军的细菌战,衢州地区有344721人累计发病,51407人死于这场细菌战。邱医生表示,这些数据只是相关部门不完全统计数据,实际上受难的人数,要远远大于这个数据。

  现场通过幻灯片播放了当地烂脚病患者的照片,令人心惊。

  烂脚病在医学上称为炭疽病,会一直烂到骨头里,甚至长出蛆来。这是全世界医学的老大,就是在美国也没有办法根治。邱医生解释说,由于肌肉组织有增生组织,肌肉里长满了雷管时每刻都排出淋巴液,肌肉的表面皮肤无法长成,一直处于腐烂的状态。

  还有伤寒病,也一直还存在着,现在每年都会有伤寒病的新增病人。邱医生一语惊人,现今,鼠疫的祸根仍然存在!如今战争结束已经60多年了,但在衢州地区的老鼠血清中仍然找到了鼠疫的抗体阳性,甚至在衢州地区的猫狗的血清里,也可以找到鼠疫的阳性抗体。